第37章 怎么谢[1/2页]

       其实心里话,洛天很想让兰兰离开东昌的,不是怕自己保护不了她,而是感觉接触到谢家,自己弄不好会有无尽的麻烦,好不容易想过几天逍遥的日子,以后有可能过不成了。



       平平淡淡才是福,厌倦了血雨腥风的日子,洛天特别珍惜现在的生活,自从来到东昌,和容姐一起,感觉日子过的很充实,他现在没有别的追求,只想好好的保护好兄弟的姐姐,过平凡人的生活。



       只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洛天不想惹麻烦,麻烦还是很快的又找上门来。



       裴容所在的别墅里,洛天无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容姐和兰兰两个大美女在卧室的浴室洗澡,那哗啦呼啦的声音,让他浮想翩翩。



       容姐卧室的门开了,身着一身清凉睡衣的兰兰从里面把脑袋伸了出来“喂,大色狼快过来,容姐扭着脚了!”



       “什么?怎么这么不心啊!”洛天一听,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跑到自己的房间,从自己的那人箱里拿出一个瓶子,接着就跑向容姐的房间。



       容姐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织睡衣,露出两截白晰的腿,正坐在床上,用手轻轻的柔着捏伤的脚踝处,疼的倒吸冷气,那里已经肿起来了。



       “不。”洛天走了进来,看到容姐这个样子不由的有些心疼。



       “没事的,休息一晚上就行了。”看到洛天进来,容姐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洗过澡,穿着睡衣,特意把睡衣的下摆往下扯了扯,不过那样坐着,也只能盖着膝盖以上的部分。如果从某一侧面望过,估计都能看到里面的春光。



       很不巧的是,洛天从门外走来的时候,正好经过这个侧面,更不巧的是洛天的眼睛望了过,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也让洛天有些脸红心跳。



       “需不需要我帮忙,我听用冷水敷一下会好的多!”兰兰凑了过来,半躬着腰,两只手扶在膝盖上,低头道,一股股清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懂的还不少,不过现在不需要,容姐刚洗过澡,身体血液循环加速,贸然冷敷,会使血管收缩对伤势不利。”洛天仔细的检查着容姐的伤势,头也不抬头的道“你拿条毛巾来,干净的就行。”



       “哦。”兰兰哦了一声,看了看洛天那正经的模样,还真有点专业精神。



       很快的毛巾拿来了,洛了接了过来,然后坐在床上,把毛巾放在自己的大腿,然后轻轻抬起容姐那条受伤的脚放在毛巾上。



       “身体放松,兰兰,你把蚕丝被拿到容姐背后让她靠着,这样会舒服点。”洛天又道,兰兰听话的蚕丝被简单的叠了叠,放在床头,让容姐半躺了下。



       容姐有些推辞职不过,不是她不愿意躺,只是这样一躺的话,睡衣似乎更短,那洛天坐在那个位置岂不是容姐的脸不由的有些发烫,虽然平时有时会跟洛天开一些过分的玩笑,不过真正的“坦诚”相对,她还是有些紧张,更主要的是羞涩。



       “容姐,你现在要把我当医生,你是我的病人,病人在医生面前要放松,什么也不要想知道么?”洛天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容姐的受伤处,入手细腻,滑润,温湿,手感很好,然后却是一本正经的道。



       容姐心里不由的白了白眼,“这样暧昧的姿势,我能不想吗?”



       “咯咯,大色狼,你真的是医生吗?”兰兰不由的咯咯一笑,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望着洛天,这个丫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光了,刚才洗澡,她只穿了件宽松的睡衣,领口很大,再这么趴下,自然是走光了。



       “嘿,你猜?”洛天扭头看着兰兰,眼睛不自觉的往下移,不由的一呆,心神一荡,心中暗暗的自责了一番,人家是姑娘,瞎想什么,淡定,淡定。



       看到洛天望了自己一眼,又极快的扭过头,聪明的兰兰顿时感觉不妥,低头一看,顿时哇哇大叫起来,冲上对着洛天又撕又打,像只老虎。



第37章 怎么谢(1/2)-->>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