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出气[1/2页]

       “怎么比资格么?护城河的王八资格老,你怎么不比?还不是被人一样炖菜汤喝?”洛天冷笑。



       “放肆!”黄三猛的站了起来,看向各天,洛天根本不屑于顾,这等气势也拿出来吓唬人么?哼!



       “你子到底想干什么?”那个王大麻子语气也不善起来。



       看到这些老大帮自己话,南春华的语气硬了起来“子,本少能敬你一杯酒,也是看容姐的面”



       “跪下!”



       没有等南春华装完比,洛天一声大喝,气势惊人,一脚踢在了南春华的腿弯处,南春华的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洛天面前,手中的酒杯也掉在了地上。



       这还不算完,没有等南春华叫骂,洛天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抓起南春华的一只手掌放在桌面上狠狠的刺了下。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南春华的嘴里响起,如同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水果刀穿透了手掌,把桌子都刺穿了,牢牢的定在那里。



       这一幕一下子惊呆了众人,没有人想到洛天会这么狼,这么辣,就连靠着窗台的兰兰也一下子张大了嘴,差点没有叫出来,这个家伙真猛啊,太暴力了,不过她喜欢。



       “华儿!”南火龙半天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悲痛的叫声,眼睛一下子红了,“洛天,你到底想怎么样?快点放开春华”



       黄三也是腾了一下站了起来,一起站起来的还有王大麻子,和尚想什么,不过想了想什么也没有,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另外三个区的大佬只是心里一惊,倒也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只是感觉这个子太狠了,比他们还要狠。



       “怎么?你们想帮着出头?你们不是做见证人的?”洛天语气阴冷之极,杀气腾腾,这些大佬自认每个人手上都见过血,有过人命,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却还是被洛天那凶狠的气势震住了,此人眼中的杀机,气势太可怕了,就像一头古蛮兽一般,感觉只要再多一句,就要承担那不可预料的后果。



       黄三还有王大麻子等人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一些,再联想到容姐背后的周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父亲,快点救我,告诉贾叔叔,让他派人把这个混蛋抓起来,关进狗笼子里,本少让他生不如死!”南春华痛的冷汗直流,大呼叫着,他还没有分清当前的形势。



       “你给我闭嘴”南火龙生怕再惹恼了洛天,毕竟现在儿子在桌子上钉着呢,只得软话“洛天,哦,天哥,请您先放了春华,有什么事要求您,我一定会满足您的。”



       “这还算有个态度。”洛天转头看向南春华跪在那里,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冷笑一声,拿着桌子的酒瓶猛的砸了过来。



       “砰”的一声,瓶碎,头破,酒水和血液混合着从南春华的脑袋上流了下来,南春华被砸懵了,再也不敢叫嚣,除了惨叫,就是充满恐惧的眼神,像是看着恶魔一样看着洛天。



       “这一刀,这一酒瓶都是帮容姐还



       的,让住,容姐是我姐,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一根寒毛,谁敢动他,我就杀他,老子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管你们有多少人,有多少钱,有多少势力,只要动了容姐,我千方百计也要杀掉他,一天不行,一个月,一个月不行,那就一年,我会让他每天活在噩梦里!”



       洛天咬牙切齿,面色狰狞的可怕,如同狼一般的眼神狠狠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强大的气势如同野兽一样,在场的这些大佬齐齐的心里颤抖了一下,太狠了,特别是黄三还有王大麻子,这两人还想帮着南家出头,听了洛天的话,心里一凉,他们是一个区的大佬,手下也有好手,不过这个年轻人貌似身手不错,真的惹恼了他,那自己出行,娱乐就必须千方百计的防着他,对他来洛天就是光脚的,命不值钱,不像他们,身价上千万,他们赌不起!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越是有钱人越怕死,南家怕,这些大佬们也怕,别看他们这些人风光的很,手下的弟不少,不过真的有一个有实力的家伙日日夜夜的谋算着他们,恐怕他们也是寝食难安,再这些大佬们只是证人,没有必要得罪一个有强大实力背景的容姐。



       “噗通。”



第27章 出气(1/2)-->>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