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2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容姐心思



       对于林家强来说,这些道上的大佬一个个可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杀人不眨眼,自己就这么一个独苗,千万不能出事啊,所以林家强也把洛天想成了这样的人,于是心急火撩的拿起从外地带来的一套高档的化妆品,就赶了过来。



       他打听了洛天似乎有女人,不愧是生意人,他没有送卡,没有送现金,正可谓是投其所好,所以就送来了这一套高档的化妆品。



       看到林家强如此紧张,洛天不由的一笑,拍了拍林家强的肩膀,“行了,您多心了,毕竟都是孩子,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谢谢天哥,”听了洛天的话,林家强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感觉这个传闻中手段强硬的洛天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难相处,不敢再耽误洛天的时间,把化妆品硬塞给了洛天,然后驾起车,一溜烟的开走了。



       “这个林家强!”



       洛天笑着摇了摇头,拎着那套化妆品就进了酒店,正好容姐和兰兰也用,给她们吧。



       顶层楼上的裴容正在处理着酒店的财务问题,现在酒店虽然生意火爆,不过财务方面,还是裴容亲自负责。



       看到洛天进来,裴容推了推面前的财务账目,揉了一下额头,笑着站了起来:“怎么样,我的大掌柜,是不是闲的也很无聊啊,要不要帮姐做点事?”容姐起身为洛天倒了一杯咖啡。



       “别啊,容姐,你知道我不喜欢做这个东西的,再说,我们现在也不缺钱,凡事你也不要亲历亲为,随便找个人负责就行了,你这样辛苦,我会心疼的,要知道女人过度的劳累,会憔悴的啊,”



       洛天呵呵咧嘴一笑,望着裴容那一身紧致却是恰到好处的一身紧身连体衣裙,不由的有些意动,这个女人的身材极好,那紧身连体包裹衣裙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曲线起伏,勾魂摄魄,很是诱人犯罪。



       “嘴巴倒挺甜,不过姐不累,虽然现在生意好了,不过赚钱也不容易,姐是从苦日子走过来的,财务问题要交也要交给可信的人才行,”容姐望了一眼洛天,眼中出现一抹柔情,虽然知道这个家伙在自己面前喜欢油嘴滑舌,不过她一点也不讨厌,相反还很受用。



       美眸扫过,看到洛天手里的东西,不由的笑道:“怎么,从哪里弄来这么高级的化妆品,思浓贝雨啊,名牌,这一套十多万呢,”



       对于化妆品,裴容颇有研究,一眼就看出洛天手里的这套化妆品不简单,她也只是听说过名子,还没有舍得用过。



       洛天一听,心里不由的一怔,暗想,这一套东西想不到这么贵,开始还感觉那个林家强小气,拿一套化妆品来忽悠自己,现在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有心了。



       接着洛天就把刚才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洛天很不经意的略去了那晚还是张丽,凯小乐等几个女学生的细节,只说是一个朋友的朋友。



       “哦,原来是这样,”裴容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容姐,来,送给你,借花献佛,”洛天把化妆品往裴容面前一放,笑眯眯的说道。



       “怎么?拿别人的人情给姐啊,我不喜欢!”裴容看着洛天故作生气道,“咳,这个,容姐,其实,我也一直想给你买一套的,只是这个”洛天有些尴尬,毕竟拿着别人送的东西再送人,让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行了,姐和你开玩笑的,”裴容看到洛天尴尬的像是大男孩的模样,不由的掩嘴笑道:“不过,姐还是不能要,小天,这两天,兰兰这个丫头对你的意见老大了,你最好还是送给她吧,”容姐建议道。



       “呵呵,这个丫头,可不能贯她,让她消停两天也好,你看着办吧,”



       洛天想到兰兰,不由的苦笑着摇头,兰兰漂亮,清纯可爱,像个小仙女,就是脾气太爆,动不动就呲牙,发脾气,搞的洛天头大,可是她又不回家,赖在这里不走,让洛天很无语。



       对于这个小萝莉,洛天虽然从心里比较喜爱,不过那也只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感情,虽然有时诱惑的他喷血,不过却没有把她列入自己的女人范围之内。



       起码现在根本没有考虑。



       洛天喝着咖啡,靠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望着裴容,那精致的脸蛋,波浪型的栗色长发,脖颈处的雪白,还有那胸前的波涛汹涌,甚至都能看到那深深的沟壑,让他不由的有些口干舌燥,心里不由的暗想:“青龙啊青龙,你这个姐姐真的好漂亮,本大人快有些控制不住了,真的有一天哥吃了她,你小子不会怪我吧,嘿!”



       坐在那里,有些神不守舍的裴容,感觉到洛天那火辣辣的目光,不由的有些心跳加快,甚至她能感觉到洛天正在看自己身上哪个部位,心里自豪的同时,又有些嗔恼,



       “为什么光看就是不动手呢,如果你真的扑上来,姐肯定会欲拒还迎嘛,难道还想让姐主动的投怀送抱不成,真是气死了,一点也不解风情的家伙,勾的人家一天到晚心急火撩的,”裴容心里有些花痴般的恨恨的想着。



       等她勇敢的抬起头来,发现这货的眼神已经望向别处,眼神清明无比,这让裴容不由的一呆,甚至觉得刚才自己的感觉都是自己的幻想。



       “咳,容姐,那你忙,我先出去一下,”洛天微笑道,放下咖啡杯子然后就窜了出去,再不走,他怕自己真的受不了。



       以前还没有这个感觉,毕竟是处,对女人的渴望和诱惑只是停留在理论认识上,现在不一样了,经过和上官飞燕的大战,他才真正的知道女人的味道,确实很,渍渍。



       洛天出去后,裴容有些失望的同时,又轻松了一口气,和这个家伙在一起,给她的压力很大,她还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做出对洛天逆推的事,那样太羞人了。‘



       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那空气中特有的这个男人的味道,裴容竟然有种意乱情迷的感觉,这让她又羞又恼,这个家伙的气味她似乎越来越抗拒不住了。



       工作也没有心情做了,坐在那里发呆,最后看到那盒化妆品,苦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拿起向兰兰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兰兰穿着清凉,一身半透明的薄薄的短裙,把这个丫头的身材衬托的毕隐毕现,正坐在床上,抱着一个大玩具熊,吃着零食看动画片,咯咯直笑,露出一排细密的小贝齿,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门外响起了裴容的声音,兰兰一愣:“进来吧姐,门没有锁,”



       房间里响起兰兰清脆的声音,随手把一个玩具熊抱在怀里,一双大眼睛瞅向门口方向,看到只有裴容自己一个人进来,小丫头不由的有些失望,上次自己不理洛天,这个大坏蛋竟然也不和自己说话,连道歉也没有,气的她要命。



       “怎么,就姐自己一个人,是不是很失望啊,”裴容走了进来,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这个丫头那气呼呼的小脸笑道。



       “哼,我才不失望呢,他来我也要把他赶出去,”



       看到容姐打趣兰兰不由的有些羞嗔的说道,不过眼中的失望却是难以掩饰。



       对于洛天她是又爱又恨,那个家伙总是把自己当成小女孩,人家除了年纪小一点,哪里小嘛,真是的,自己只不过冲他发点小脾气,他倒是先不理人了,臭家伙,自己在外面玩女人,还神气起来了。



       气呼呼的兰兰眼睛转动着,看向容姐,一下子就发现裴容手里提的东西,顿时眉开眼笑,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哇,思浓贝雨啊,姐不会是假货吧,你怎么舍的买这么贵的化妆品啊,生意发财了?您不会是送给我的吧,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做的,受之有愧啊,咯咯咯”兰兰咧嘴红润的如同玫瑰花瓣的小嘴咯咯直乐,一把把化妆品抢了过来。



       裴容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生意啊,你这个丫头当然什么也没有做,别忘了这有你的股份呢,这化妆品可是真货哦,姐再穷也不会用假的,不过你猜的对,这套化妆品确实是他送给你的,”裴容笑眯眯的抚摸着这个丫头脑袋说道。



       “是么?太好了,他”开始兰兰没有在意,不过一下子回过味来,“他,是谁,难道是”兰兰疑惑的望着裴容。



       “呵呵,他还能有谁?当然是你的天哥啊,他不好意思送给你,托我送来了,丫头,小天混在江湖,有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不要斤斤计较,男人需要支持需要理解知道吗?”裴容语重心肠的说道,如果让洛天听到裴容这样说自己,肯定会不好意思的。



       其实裴容心里也有些奇怪,明明兰兰这个丫头对洛天的感情她是知道的,那绝对不是小妹妹对大哥哥的感情,而是真正的男女之情,可是自己却不但不吃醋,竟然还要帮她,这让她有些不可思议。



       第一百一十八章 林家强其人



       裴容这么想,不代表所有的人都这么想,就像兰兰,这个丫头的情绪很大,这两天对洛天都爱理不理的。



       兰兰感觉洛天背叛了自己,因为在她的心目中,已经把洛天当成了自己的男友,甚至是男人,并且都忘记自己是订过亲的人了。



       也难怪兰兰气恼,论亲密接触,自己甚至比容姐和洛天接触的次数还要多,第一次自己喝醉,自己一个人跑到夜总会吵着找男鸭,就是他把自己的衣服给脱光推到在沙发上,当然还穿着内衣,而洛天也是只穿着内衣,两人算是坦诚相对了。



       还有上次自己在他的房间里看动画片,后来睡着了,不知道洛天回来,结果抱着他睡了大半夜,让她娇羞不已。



       接着就是教自己游泳那件事,这货竟然大发男人神威,自己坐在了他的法宝上,还有那次遇袭,自己害怕跑到他房间里,后来却是容姐也进来了,情急之下,洛天把她塞到了自己的被窝里那是让她最羞涩的一次。



       这一切的一切,让兰兰这个情窦初开的丫头在感情上已经认定了洛天就是自己的大男人,不允许任何人把他抢走,对于感情的占有霸道无比,不懂得曲折迂回,喜欢直来直去,所以每次都气的要命,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两人的关系没有明了,洛天一直把自己当成了小妹妹,让她有火没有地方发,只能生闷气。



       楼下的洛天和法海此刻又开始下象棋,法海的功夫不错,想不到棋却奇臭无比,不但下的慢,还耍赖,让洛天很无语,顿时索然无味。



       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那个黄三打来的,对于这个人,洛天并没有好感,是一个墙头草,风往哪吹,他就往哪住的人物,只不过最近看到自己的势力壮大了,靠向了自己这一边。



       不过想了想,洛天还是接了起来:“三哥啊,有什么指示?”洛天捏着一个一个‘车’直接把法海给将死了,然后似笑非笑的问道,这边的法海不由的摇了摇头,想悔棋,看到洛天来电话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冲他点点头,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咳,天哥,别这么说,”那边的黄三客气的说道,有些受宠若惊,知道了洛天能量的他现在可不摆架子,“是这样,天哥,周老明天准备摆庆寿宴,想让我们过去一下,您看”



       “周奉天?”洛天不由的冷笑:“三哥说笑了,你们去不去似乎不管我的事,我又不是什么大佬,怎么有资格参加这样规格的大宴呢,”



       “哦,那好,我明白了,”那边的黄三放下电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从洛天的口气中,他既然直呼周奉天的名子,就知道洛天的意思,于是心里有了决断。



       放下电话,一会儿海城区的和尚也打了电话过来,向洛天同样询问这件事,洛天对于这个和尚相对来说客气了许多,不过还是委婉了表达了自己置身事外的态度。



       “嘿,天哥,既然你不去,我当然也不去了,让他等吧,哈哈哈”和尚是一个直爽的性子,直接就向洛天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洛天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形之中,洛天已经隐隐成了东昌的老大,尽管他对这些根本不在乎,不过却是有人在乎,他现在就是风向标,不少道上的人物都在看着他,跟着他。



       试想,洛天都不去,你们去,那好,这明显是不和我站在一条线上嘛,这些人物都是心计颇深的家伙,探听到洛天的口风,他们很明智的选择了一方向。



       接着其他的几个区的大佬也给洛天打电话,洛天一一回应,还是那句话,自己不会参加的,谦虚的说没有资格,不过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寒暄了几句就挂了。



       打完电话,洛天伸了一个懒腰,心里暗暗的冷笑,对于周奉天,洛天是必须把人除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想杀此人,他最少有十种方法让他消失,只不过他不想在东昌一人坐大,闹的满城风雨,说到底,他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被人推到风头浪尖上,难免影响太大,他并不想引人注意,而且周奉天此人自己根本不需要动手,自然



       会有人解决,自己出手解决不是难事,借手于人才算高明。



       缓步来到酒店门口,望着前面那蜿蜒的高速公路,洛天心里略有感慨,法海说的没错,这就是一条青龙,暗含y阳玄理,五行之数,再加上自己的风行格局,最近酒店的生意特别的好。



       其实说风水,有些玄乎,不易让人理解,更主要的还是洛天的影响力,试想几百人想砸酒店,都没有动之分毫,而且还有警方的人相助,大抓特抓,就凭这一件事就让酒店的名气大震,来住酒店的特别是那些情人开房间的,哪个不想安全?所以这个酒店成了不少人的最佳选择。



       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少,当然其中也有不少道上的人物故意给洛天面子,给他捧场,所以生意爆满,洛天站在那里,看着那形形色色的人流,感觉做一个普通人真的不错,做个小生意,陪陪自己的女人,和兄弟在一起喝喝酒,下下棋,似乎这才是人生,那种血腥博杀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



       只不过自己的女人在哪里,洛天心里苦笑,是容姐吗,似乎又不是,裴容是一个成熟美艳之极的女人,只不过中间隔着自己的好兄弟青龙,让他有些隔阂。



       是兰兰?似乎更不是,这个小丫头对自己有情义,他知道,可是似乎太小了,那是谁呢?难道是上官飞燕?洛天不由的想起那晚和自己疯狂了一个晚上的女人,说实话这个妞长的不错不过太泼辣,虽然救了她,不过也占有了她,谈不上什么感情,似乎对自己还很有意见。



       “不知道这个妞现在在做什么?”洛天摸了摸鼻子,心里苦笑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个女人,也许在自己所认识的女人当中,除了那个玉面狐狸外,都数这个上官飞燕恨自己了吧,但也是自己第一个女人。



       心里想着,正想转身回去,这个时候,从外面驰进来一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大腹便便,一脸的肥r,一下车,就看到了洛天,急忙一路小跑而来,洛天有些疑惑的望着此人,他自信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天,天哥,您好,我叫林家强,是这里的小生意人,小孩子不懂事,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这是我是外地特意带来的特产,来孝您的,还请收下,”中年男人陪着笑脸,极度的客气,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把洛天都搞糊涂了,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林家强?不认识,”洛天淡淡的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搜肠刮肚,也没有想起来东昌还有林家强这号人物。



       看到洛天那淡淡的神色,林家强急了,差点跪了下来,“天哥,我是林家强啊,哦,对,您应该不认识我,我儿子叫林栋,就是那晚和你喝酒的那一个,”林家强慌忙的解释道。



       “林栋?”洛天听了一愣,不由的想起来,那天在盛世豪庭,充大头,灌自己酒的小子,却是被自己灌的人事不省,原来这是他的老子。



       洛天笑着点点头:“原来你是林栋的老子,幸会,有什么事么?这些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我怎么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呢,”洛天看了一眼那包装精美的礼品,似乎是化妆品,于是微笑着摇摇头,心里有些明白这个林家强的来意了。



       “别,别啊,天哥,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小儿一马,他年纪小不懂事,我知道这点东西对您来说不算什么,只是表示我的一点心意,晚上,晚上,还是在盛世豪庭,我请客,当作陪罪,您看好不好?”林家强急的脸上的汗都下来了。



       自从那晚儿子林栋喝醉后,在外出差的林家强也回来了,儿子醒来后,感觉自己受了侮辱,丢了面子,想让老爸找些人狠狠的收拾一顿洛天找回面子。



       可是当林家强听到洛天的名号时,吓得差点一p股坐在地上,抬手就给儿子一巴掌,儿子不知道,他在外面混,对于东昌的事还是比较了解的,本来儿子能和洛天坐在一起喝酒是好事,想不到却是得罪了他,还想找人家的麻烦,吓死林家强都不敢啊。



       道上的黄三,和尚那些人都这个洛天的眼色行事,最近一段时间,洛天裴容的名声太响了,有些实力的人都能打听到,这个不长眼的儿子不但错失了和人家交好的机会,还想找他的麻烦,这不是厕所点灯找死屎吗?



       对于林家强来说,这些道上的大佬一个个可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杀人不眨眼,自己就这么一个独苗,千万不能出事啊,所以林家强也把洛天想成了这样的人,于是心急火撩的拿起从外地带来的一套高档的化妆品,就赶了过来。



       第一百一十七章 特战旅长的心思



       “我得了好处?你这个老头子,我——”王铁山此刻才敢骂人,被特种部长铁战的话搞糊涂了。



       不过当他看到赵剑龙,南宫飞还有自己的女儿王晓涵时,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的嘿嘿一乐:\"是啊,这三人是自己的人,和洛天打过交道,这个关系可千万要利用好。”



       “咳,这个事情,你们三个一定要保密知道吗?这是绝密,千万不要泄露出去,特别是你小子,敢泄露消息军法处置,听到了没有,”



       王铁山在三人面前又恢复了威严,指着南宫飞喝道,南宫飞郁闷的点点头,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虽然是赵剑龙把洛天给指认了出来,不过也和自己脱不了关系,自己等于是变相的把洛天给出买了,让他很过意不去,如果不是王铁山下了死命令,他还真想告个小密。



       “好了,你们两个先出去,”王铁山很随意的摆摆手。



       “是,首长,”赵剑龙和南宫飞两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走出了会议室,王晓涵一呆,马上也跟着了出去。



       “你这个丫头给我回来,没有让你走,现在你是我的兵,要听从命令知道么?”王铁山黑着脸道。



       “爸——”王晓涵开始撒娇了,她知道爸爸把她留下来准没有好事,上次就是自己偷跑出来的,正好和赵剑龙他们一路,所以这才让赵剑龙和南宫飞保护她,顺便完成任务。



       “咳,丫头啊,你也不小了,都二十大多了,也该找个对象了,上次你王叔他家的儿子”王铁山往椅子上一坐,点上了一支烟,看着女儿跺脚撒娇的模样,又开始了老生常谈的婚。



       “好了,好了,你又赢了,老爸啊,你一天到晚的能不能想点正事啊,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ok?”王晓涵气恼的一p股坐在沙发上,给王铁山一个后背。



       “你这个臭丫头,什么叫我一天到晚的不想正事啊,告诉你,婚姻大事,我不替你作主,谁替你作主,我还非管不可了,你还准备当一辈子老姑娘不成?旅里这么多好小伙你看不上也就算了,老爸的战友那些儿子,也都不错,还有的在第一特种兵大队的呢,你还是看不上,一让你相亲你就跑。



       告诉你,这几天,你哪里也不能去,就在军营里好好的给我呆着,明天你那个王叔和他的儿子就要来了,到时你们见个面,”



       王铁山黑着脸训斥着女儿,一副语重心肠的模样,这个丫头从小贯坏了,总喜欢和自己唱反调,这么大了,却不淡对象,给她介绍几个都不满意,再后来一说介绍对象,她就往外跑,开始王铁山还以为这丫头有了意中人,后来才发现根本没有,所以一直在为她张罗,只是她根本不领情。



       “要相亲你自己去相,我是不去,他们来也是白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老掉牙了,爸啊,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的事,您就不要管了,万一真的哪天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那不就成了?”



       王晓涵苦着脸开始做起王铁山的工作:“我知道您希望女儿幸福,希望我找个好人家,可是您把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硬塞给我,我会幸福吗?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希望不希望女儿幸福?”王晓涵掐着腰气呼呼的问道。



       “当,当然希望了,可是你到底什么在对的时间遇上”王铁山被女儿一连串的问问的有些发蒙,下意识的答道,不过还是感觉女儿这样下去不行,这么大了,再混下去,真的成老姑娘了,至于说什么对的时间什么对的人,那都是胡扯,对于这种绕来绕去的文字游戏,他可不感兴趣,他关心的就是女儿的婚姻大事。



       “嘿,那就不得了?嘿,老王,再见,我走了,不要想我啊,”王晓涵笑眯眯的站起来就走。



       “你给我站住,”看到女儿又想溜,王铁山不由的喝道,他差点被这个丫头绕迷惑了,说来说去,她就是想逃避相亲。



       “爸啊,你是不是想死我啊,”王晓涵真的生气了,气恼的跺着脚,一双水灵灵的美目气恼的瞪着王铁山,就差掉眼泪了。



       王铁山眼睛转了一下,老狐狸般的一笑,来到王晓涵面前,换了一种口气:“好孩子,爸不你了,也不让你相亲了,好不好?”



       “嗯?”



       王晓涵一愣,好奇的望着父亲王铁山的眼睛,不知道这个爸爸在搞什么鬼,他不可能这么好心就轻易放过自己,平时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急的火烧眉毛一样,恐怖自己嫁不出去,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刚才还



       “嘿,那当然好了,谢谢爸,”王晓涵有些警惕的望着父亲,突然一笑,兴奋起来,不管如何,爸爸总算不自己了,只要不相亲,让自己做什么都行。



       “咳,先不要谢,老爸问你,你这次去东昌,和那个洛天是怎么认识的,你们”王铁山老脸一红,没有说下去,不过意思很明白。



       “这个王八蛋不是什么好东西,逍遥王怎么了?和小混混没有什么区别,就是混蛋一个,哼,”王晓涵一想起上次在夜总会两人第一次的相遇,就让她又羞又恼,而且上次还在酒店里公然的调戏那个上官飞燕,简直就是一个大流氓。



       “嗯?”看到女儿那咬牙切齿,一副对逍遥王恨之入骨的小模样,王铁山不由的一呆,他想不到女儿和逍遥王第一次见面却是闹的如此不愉快,如果那样的话,到时不要说争一个名额了,即使不争,他不给自己穿小鞋就不错了。



       “咳,女儿啊,其实洛天,恩,也就是逍遥王我还算是了解的,此人的心底不坏,要知道能成为军中的精英中的灵魂人物,品行绝对错不了,军方可是经过认真的审查过的,他所做出的应该是他的表象,并不能反映他的内心,你可要把握住机会了,这个家伙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结没有结婚?”王铁山摸着下巴似乎在沉思。



       而王晓涵则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终于有些明白刚才为什么他会突然松口不再提给相自己亲的事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顿时气恼的叫道:“王铁山同志,你不会是想买闺女吧,告诉你啊,想让我和他好根本没门,你还不如杀了我呢,”



       听了女儿的话,似乎被女儿一下子堪破了心思,不由的老脸一红:“你这个臭丫胡说什么呢,老爸是那样的人吗?逍遥王身份虽然尊贵,不过我王铁山的女儿也不差啊,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地位也不低对吧,我岂能让自己的女儿不幸福?



       只不过女儿啊,话说回来,咱也不能得罪人家不是么?毕竟那小子是三军精英学院的老大,那不是你的目标吗,你想想啊,要是得罪了他,那你



       另外,还有旅里的发展前途问题,那是一种至高的荣誉啊,”王铁山一副痛心的模样,看的王晓涵不由的翻白眼。



       她了解爸爸,为了特战旅,他付出了太多,每次有手下考上三军精英学院,他肯定会大喝一通,醉上一天一夜,不但是特战旅,其他的单位领导也是一样,进入三军精英学院,那可是件大事,想不庆祝都不行。



       “好了,您老人家别打感情牌啊,我可不吃那一套,我可以和那个混蛋缓解一下关系,见面给他一个笑脸,不过想让我嫁给他没门,”



       王晓涵神气的说道,反正只要父亲不给自己相亲就行,至于洛天,虽然知道他是逍遥王,不过东昌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呢,以后的事以后再事,反正自己的事能推就推。



       “呵呵,那好吧,”王铁山换上了一副笑脸,从内心里他对逍遥王尊重无比,这是一个神话般的家伙,说实话自己的女儿能高攀上此人,算是烧了高香了,他并不敢奢望能有洛天这个金牌女婿,只希望能够熟悉交个朋友就不错了。



       东昌,洛天和法海在酒店里两人无聊的喝着茶,不由的连打了两个喷嚏,不由的暗自嘀咕一下,这到底是谁在骂自己呢?



       裴容对洛天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柔体贴,并没有因为那晚电话的事而记怀他,只不过心里总感觉这实话一样。



       但是裴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给对方留下一点空间,不能事事干预,只要他对自己好,心里有自己就行了,毕竟像洛天这样的人物,如果身边没有几个女人那才是怪事呢。



       军方的厉害的军魂人物,手下强者无数,长的又不赖,还喜欢管个闲事,要说没有女人青睐,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裴容要做的,就是比以前更加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才行。



       不得不说,裴容的胸怀很博大,对于感情的问题找到了正确的对待方式,不愧是大姐大,思路与众不同。



       &nbs



1-6(1/2)-->>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