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龟兔赛跑[1/2页]

        公元2119年5月,人类开始变成玩偶。

        街上走路的,餐厅吃饭的,商场里试衣服刚脱一半的,那些可怜人动作停留在变化前一刻,脸上笑容甚至来不及收起,就变成了一具静止的人形玩偶。

        毫无预兆,更找不到原因。

        人们疑惑,恐惧,疯狂并绝望。

        他们拉起鲜红的横幅示威游|行,质疑这是神秘组织的恐怖袭击,或是在网络上大肆渲染外星文明入侵,还有人拖家带口去乡下避难……他们做了能做的一切事,但身边的人仍然一个接一个变成玩偶。

        渐渐的,人们麻木了。

        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生活该是怎样,还是怎样。

        不过每天的电视新闻增加了一个环节——

        播报员在念完新闻稿后,会用标准的播音腔告知观众:“如果您发现身边有人变成玩偶,请拨打紧急电话123,相关部门会及时为您处理……”

        所谓处理,就是把玩偶打包送往科研机构。

        如果科学家能研究出什么还好,如果研究不出什么,就等着家属来认领,之后是下葬还是放家里当摆设,全凭家属心情。

        白幼薇看了会儿新闻,见时间差不多了,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然后按下轮椅上的按键,朝餐厅方向去。

        她双腿残疾,从小父母离异,并各自组建了新家庭。大约是觉得愧对女儿,夫妻俩在白幼薇身上花钱从不手软,让她住最豪华的别墅,请最贵的保姆,唯独抽不出时间陪陪女儿。

        不过,白幼薇对此无所谓。

        她早已习惯一个人。

        餐厅时钟嘀嗒嘀嗒,分针指向12点10分。白幼薇每天中午12点准时用餐,只早不晚,现在餐桌上却没有一道菜。

        四周很静很静,时钟的滴答声让这栋华美的别墅更显静谧。

        白幼薇等了一会儿,闻到厨房那边飘来烧糊气味。

        她调节方向,滑着轮椅过去。保姆背对她,僵立在天然气灶台旁,她的手维持着炒菜的姿势,但是没有动静。

        保姆变成了玩偶,就在方才。

        还是原来的面孔,材质却彻底不同,活生生的血肉变成塑胶的皮肤、玻璃珠的眼球、化纤丝的毛发……

        家里原来的保姆回乡避难去了,眼前这个保姆刚来两天,白幼薇甚至还没记熟对方的名字,现在却成这样。

        她怔怔看了会儿,然后滑着轮椅过去,关掉炉火,按照新闻上说的,拨打紧急电话123。

        一直占线。

        白幼薇想了想,给妈妈打电话。保姆是妈妈请的人,应该能联系上保姆家属。

        电话接通,传来说话声、笑声、音乐声驳杂……独显出她的孤寂。

        真刺耳。

        她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随后挂了电话。

        屋子里很静,外面也静。骄阳炙烤大地,花园水池反射着粼粼光芒,一株扶桑花在烈日下耷拉着紫色花叶,一切稀松又平常,但白幼薇知道,这个世界早已变得不正常了。

        ……

        下午两点,别墅外传来汽车引擎声。

        白幼薇透过窗户,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在按门铃。

        她思索片刻,去厨房拿了把折叠水果刀,滑着轮椅出去。

        隔着铁栅门,男人的身姿挺拔,样貌冷峻,浓黑的长眉下是一双深邃沉静的眼瞳。

        依稀有些面熟,却记不起在哪儿见过。

        “你是薇薇?”声音略微停滞,带着初次见面的生疏,“我是沈墨,你妈妈知道这边出事了,让我来接你。”

        白幼薇怔然。

        沈墨……难怪她刚才觉得眼熟,原来是沈叔叔的儿子,他长得和沈叔叔有几分相似。

        忘了说,沈叔叔是她妈妈的好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其实白幼薇认为,“备胎”这个称呼更加合适。

        白幼微默不作声把水果刀放进口袋,打开院门——

        沈墨打量眼前的女孩。

        苍白的肤色,长发松软,一条淡蓝色长衬衫裙将她从脖子包到脚。人如其名,光是看着她,就会忍不住联想到白软、幼嫩、微弱,诸如此类的词汇。

        看上去很乖巧,不像王阿姨说的难相处。

        “收拾一下东西,我送你去扬州。”沈墨言简意赅。

        白幼薇摇头:“不去。”

        沈墨有点意外,挑眉道:“现在城里不安全,能走的已经全部撤离,你留在这里没人照顾,迟早死路一条。”

        白幼薇低头,看着自己裙子上的细腻纹路,“不去。我这个样子,去哪儿都是死路一条。”

        沈墨没想到她这么倔。

        他不擅长劝人,更不会哄孩子,迈开步子直接朝屋里走去,“你住哪间?”

        白幼薇狐疑的盯着他,眸光闪烁,“你想干什么?”

        沈墨没理她,进屋后走了一圈,准确无误找到她的卧室,开始打包衣物和生活用品。

        女孩跟进来,表情有点委屈。

        沈墨装完衣服,站在房间里环视一周,问:“药呢?”

        白幼薇常年在轮椅上生活,药物是必需品。

        她不作声。

        他索性不再问。

        房间很快变得凌乱不堪。

        白幼薇坐在轮椅上看着他翻箱倒柜,双手紧攥着,声音很低:“你……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救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自己很了不起,很伟大?……可你知不知道,你其实在害我。”

        沈墨停下来,表情平静无波。

        白幼薇深深呼吸,继续说:“你考虑过强行带走我的后果吗?……到了扬州,我一个女人,还是瘸子,该怎么生活?你知不知道我连吃饭上厕所都要人帮忙,出远门要戴纸尿裤,你根本……”

        她吸气,“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我不跟你走!”

        话音最后,嗓音沙哑,带着隐忍的哭腔。

第1章 龟兔赛跑(1/2)-->>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