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1/2页]

        半年后。

        S市,珠光大道。

        午夜。

        这里是韩家产业‘太子楼’所在,也是S市数一数二的高消费场合,仅比金楼要稍逊一些。

        每天到了午夜,这里都是达官显贵,豪门公子小姐的出入之地。

        太子楼的董事长叫做韩天正,是一名金丹二阶的修士,也被人称为‘笑面菩萨’,他总是摆出一副笑呵呵的模样,看上去人畜无害。

        但坊间总是传闻,他依靠着巨额财富,包养了好几个女明星,对待下属脾气极差。

        今天,这边被十几辆黑色的轿车封场,整个街道都被堵死,数十名金丹期的黑衣保镖站在四周,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太子楼大厅内,也只摆着一张饭桌。

        韩天正看着眼前那名正在剥花生米的年轻人,完全笑不出来,冷汗直流,双腿直打哆嗦。

        年轻人穿着黑色的风衣,背后还站着一名戴着诡异白狐面具的少女。

        “四伯,你知道的,杀人这种事情,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有了第二次呢,就会有第三次,就像剥花生米,要么一粒不剥,要么全部剥完。”

        “对吗。”

        韩云把一粒剥好的花生米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嚼起来。

        那花生米通体洁白,就像是一个毫不设防的妙龄少女一样,凹凸有致,浑身散发着诱人的芳香,让人食指大动。

        韩天正颤声道:“少族长,这,您,账目也检查过了,所有能告诉您的都告诉您了,您,您还有什么要问的,我确实什么也不知道了啊。”

        韩云噗嗤一笑,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韩天正连忙点头道:“真的,我骗谁也不敢骗您啊。”

        他只有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要冷静,面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定要冷静。

        他早就听到了消息。

        短短半年时间,少族长韩云突破到金丹一阶,加上其平日里毫无破绽的表现和对家族做出的极大功劳,几乎已经成为整个韩家上下,除了长老会和族长外,最具权势的人物。

        两个月前,韩家位于东城区三个产业的董事长叛逃,分别投身孔家和余家,令主家一脉勃然大怒,长老会经过激烈的探讨后,做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

        本来只由三长老韩启生执掌的族内督查权,分给了少族长韩云,由韩云带领临时督察队,彻查所有韩家名下产业负责人的忠心问题。

        两个月来,韩天正听说,这位年纪轻轻的少族长韩云已经查了足足七家产业,一查一个准,而且做事狠辣至极,一旦查出来直接就地按族规矩格杀,令各个产业的负责人坐如针毡,如芒在背。

        韩天正瞧见韩云开始吃起花生米,以为逃过一劫,赶忙道:“少族长,您就放一万个心,我韩天正不可能对家族不忠心,我身上可是流着韩家的血啊。”

        韩云耸耸肩,道:“等我吃完。”

        韩天正一愣。

        韩云就在他面前,一粒一粒的把花生米吃完,然后吐了口气。

        “不错。”韩云满意的点点头,道。

        韩天正陪笑道:“哈哈,少族长还要吃点什么,我这什么都有。”

        韩云看了看时间,叹了口气,道:“本来还能再陪你聊一会,时间不多了,我等下还有事。”

        韩天河呵呵一笑,道:“好,好,您慢走。”

        韩云拿出一份文件,道:“三天前,你跟孔家的人见过面,对吗。”

        韩天河脸色剧变,否认道:“绝对没有,三天前我的行踪都有人可以作证。”

        韩云继续念道:“一个星期前,你收了王家的一笔钱,他们还送了一个当红女明星给你做床伴,你每天晚上都在努力耕耘,导致你两三天都有点肾虚,对吗。”

        韩天河汗如雨下,牙齿都开始发颤,道:“少族长,这完全就是污蔑!”

        韩云叹了口气,道:“四伯,是这样,我呢,很不喜欢杀人,要不,你自杀吧。”

        韩天河脸色惨白,摔倒在地,哭丧道:“少族长,冤枉啊。”

        韩云耸耸肩,起身,朝外面走去。

        “鱼叁。”他走到门口,轻声道。

        鱼叁缓缓从阴影中出现。

        “少族长。”鱼叁恭敬道。

        韩云朝大厅里示意了一下,道:“做掉吧。”

第三十六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1/2)-->>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