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一无所获[1/2页]

                “黛晓!”西门哲惊道,“怎么回事?”

        “她的头正好撞到了石头上。[棉花糖]”莫轻寒看着黛晓头部挨着的那块沾了血迹的石块,极度的忧虑浮上心头。

        “快,快带她去找冷梓潇!”西门哲催促道,他知道自己刚才受的那一击不轻,速度一定比不过莫轻寒。

        “好。”莫轻寒抱起黛晓,迅速的奔向远方,眨眼间便淹沒在夜色下。

        “王爷,您怎么样?”有他们的人护在了西门哲的身边,也有人去迎击那些妄想追逐莫轻寒的人。

        “沒事!”西门哲站起,掩起背部的痛意,冷声问,“究竟怎么回事?对手是谁?”

        “莫公子怀疑是无忌公子的人。”有人回答,莫公子发现李雪韵被人悄悄带离了宰相府,便令属下一路尾随,不想正巧王爷与王妃都來到了这里,想必李雪韵也是知道了消息,才故意來此作难。莫公子发现李雪韵与带走她的人有火攻的打算,命我等全力阻止,属下无能,还是令王爷与王妃受击了。”

        “你们沒有让火箭全数射出,给了本王逃生的机会,做的很好了。”西门哲此时已经知道,他在落日崖下看到的远处的火星就是有人在放箭,箭上都带着火焰,是一颗颗火种。

        西门无忌不是决定收手了吗?怎么会出其不意的使出这么一招?

        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題?

        西门哲俊冷的目光看着远处燃烧的火焰,大片的枯草地已经烧成灰烬,虽然伴着夜风燃烧的很迅猛,但是若射來数多的火箭则会更加的迅猛,莫轻寒的拦截作用是非同小可的。

        “王爷,左公子伤势不轻。”有人将左林帆背了过來。

        西门哲扫了他一眼,不忍再看,挥挥手,“速将他送进宫,请御医一齐为他诊治疗伤,之后看能否请到冷梓潇。”

        还好,左林帆活着,黛晓不会失去这个意外的哥哥了。

        不远处,袭击者残存的兵马渐渐的被莫轻寒的人打败,死的死,抓的抓。

        这些都是精挑出來的高手,趁着烟雾弥漫,听着西门哲回应莫轻寒的声音,选定方位击中他的就是其中的一个。

        “带回去,仔细的拷问!”西门哲下令。

        “噗!”所有被活捉的人吞毒自尽了。那些毒就含在他们的口中,若是败了,就自己吞掉,他们是死士,宁死不屈。

        西门哲目光骤然冷缩,闪着阴戾。

        “王爷,发现一具烧残的骸骨!”又有人來报。

        “烧成灰!”西门哲恨恨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李雪韵不是想被烧死吗?那就帮她烧成灰,不留一块骸骨。

        西门哲赶到玄古冰崖。

        “黛晓沒事吧?”进了洞门,西门哲就急切的问,黛晓不过就是昏迷了,又被撞了一下而已,凭冷梓潇的手段应该沒事的。

        候在一边的莫轻寒看了眼西门哲,沒有回答。

        “黛晓究竟怎样了?”西门哲急切的问。

        “她伤到了头。”莫轻寒道,声音飘忽,带着几分疲惫。

        “本王知道,不过就是头皮破了而已,即使毁容了本王也要她!”西门哲道。

        “王爷,”莫轻寒看着西门哲,缓缓的道,“不只是头皮划破,而是正巧碰到了穴脉,沉睡不醒了。”

        “这么巧?”西门哲不信,“轻寒,这样的玩笑开不得,天亮后本王就要与黛晓成亲了。”

        “不是玩笑!”莫轻寒神情严肃,盯着西门哲,字字清楚,“黛晓的情况真的很糟,她有可能永远醒不來。”

        “真的?”西门哲愣住了,不由的后退一步,盯着莫轻寒,依旧不愿相信,“不会的,她只是碰到了那块石头而已,那样的伤本王也受过多次,五年前,本王还被黛晓用石头砸晕了,她怎么会这么的脆弱?醒不來了?”

        “西王,”冷梓潇从石屋里走出來。

        “冷梓潇,你们是在开本王的玩笑是不是?”西门哲一把抓住冷梓潇,激动的问。

        “王爷,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看似不起眼的东西也足以致命,不过黛晓并沒有死,只是沉睡了。”冷梓潇缓缓的道。

        这要比他再也见不到他的一郎要幸运的多。

        “睡了?什么时候能醒來?”西门哲殷切的问,只要是睡了,不停的呼唤应该是能很快叫醒的吧?

第一七八章 一无所获(1/2)-->>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